中国足球史话:国足的首任洋帅

  《中国足球史话》系列自更新以来得到球迷们的认可,而题材按时间线写到目前,已经很难继续更新。于是往后我们会更多补齐此前遗漏的内容,做一个补全,以早期中国足球事件为主。

  匈牙利足球,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是世界顶尖的水平。球员方面,当时普斯卡什、柯奇士等匈牙利球员都是世界巨星,匈牙利国家队也曾在1954年夺得过世界杯的亚军。1950年6月到1956年2月,匈牙利国家队更是在国际比赛中取得了43胜7平的战绩,只是在世界杯决赛输给了西德队;其中在1950年5月到1954年7月,他们还完成了惊人的33连胜。

  而当时,中国足球的水平则低到什么地步呢?第一支出访外国的是解放军足球队,当时输给捷克斯洛伐克1-17。1954年,匈牙利三队来中国,中国队在上海虹口体育场和对方比赛,输了1-8。

  在50年代,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刚刚成立不久。由于和匈牙利同为社会主义阵营国家,为了迅速提高中国足球的水平,1954年的4月份,在和贺龙的特批下,中国第一批派出了15名球员,前往匈牙利进行留学。

  其实最初,中国想让国内球员去苏联学习。但是苏联吞吞吐吐,说是尚未接受过这么多队员进行长时间的学习。于是中国才去找匈牙利。匈牙利答复非常爽快:“我们小小的匈牙利能为大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培养足球运动员,感到很高兴。”

  这15个去匈牙利的人里,不乏后来的中国足坛优秀球员。他们是:张俊秀、朴万福、王克斌、谢鸿钧、陈成达、金昌吉、崔曾石、张宏根、年维泗、方纫秋、王陆、崔豪均、成文宽、金仁杰、张水浩。当然,并不是所有的优秀球员都能够获得出国的机会。按照当时的出国规定,由于家庭问题和海外关系,另有3人没能成行,其中就包括后来的国足主帅苏永舜。

  这些球员,是通过全国的青年锦标赛来选拔的,规定年龄是20岁以下。当时张俊秀在工厂里工作,在上海参加完比赛之后就回工厂了。没多久厂领导就找张俊秀谈话,说接到国家体委的调令,调他到匈牙利去学习。

  这15名球员由柯轮带队,和中国游泳队一起,4月1日乘火车从北京出发,途径西伯利亚到达莫斯科,再从莫斯科转车前往匈牙利的首都布达佩斯,路上经过了13天的颠簸。每到车停的时候,球员就下来做做操,活动活动,在路上也有打扑克的,不过更多时候是组织大家学习。那时候出国之前有出国纪律和注意事项,学习抓得紧,各个方面要求都很高。

  国足到达匈牙利之后,所有球员都感到非常开眼界。从他们下火车,到抵达居住的饭店,短短路途中就看到了很多足球场。匈牙利方面告诉中国队球员,仅首都布达佩斯就有140个有草皮的足球场。

  国足到达匈牙利之后,第一堂训练课就被震住了。当时是在网球场训练,网球场两边有铁架子。匈牙利教练把球放在铁架子上,自己再拿一个球退到10米以外,说自己3脚之内,就能把铁架子上的足球打掉。结果只一脚,架子上的足球就应声落地。国足的球员非常惊讶,张俊秀回忆:“那会就是让我们拿手扔,也打不掉那个球。”

  教练方面,匈牙利体委派出了本土教练阿姆别尔-约瑟夫,执教中国队。约瑟夫也成为了中国国家队历史上第一任外籍主教练。约瑟夫生于1904年,球员时代是匈牙利国内著名俱乐部费伦茨瓦罗斯的左边锋和中锋。二战结束后,他开始执教费伦茨瓦罗斯队,拿到过三次联赛冠军、两次杯赛冠军。当时约瑟夫带中国队,是匈牙利对社会主义兄弟中国足球的援助,所以他的工作是一种任务和义务,而不是被国足聘任的。

  中国队在约瑟夫的执教下,在设施完善的奥林匹克中心“达达营”进行训练。当时中国政府出钱,给队员们每个月400福林(匈牙利货币),相当于训练基地打扫卫生的人的一个月工资。当然,当时中国球员们也没有花钱的地方,钱都存起来了。后来在离开匈牙利的时候,有的人买照相机,有人买手风琴,有人买手表带了回去。

  由于中国队只有15个队员,约瑟夫觉得不行,一支球队最少要20个人。于是,在1954年的8月份,中国又派来了10个球员。这10个人是曾雪麟、李元魁、孙宝荣、王金丰、朴曾哲、陈家亮、孙元云、丛者余、张京天、陈山虎。曾雪麟后来曾执教国家队,丛者余是中国女足的缔造者,而李元魁在退役后长期担任足球评述嘉宾,深受球迷喜爱。

  据年维泗、张俊秀回忆,当时国足一些球员甚至颠球只能颠两三下,这些人组织起来跟匈牙利食堂做饭的大师傅、管场地的工人,还有临时在那儿训练的一些人踢,这还都输给人家。当时,国足和匈牙利田径队踢比赛,也只能打成1-1平,而且匈牙利田径队的动作也比中国队做得好。这也不能怪中国队的队员,新中国的足球运动还没有系统的开展,国家队很多球员都是“改行”当足球运动员的。比如王克斌,以前是游泳运动员。

  所以,约瑟夫刚开始的工作根本就不是技战术问题,而是让国足把基本的东西做好,再逐步开始捏合阵容。于是,国足队员第一次接触到了网式足球。

  约瑟夫要求,网球场一边三个队员,球只可以落地一次,可以用身体的各个部位控制球,控制多少次都没关系。这是为了解决中国队员球感、身体接触球的能力差的问题。当时每天上午,进行两个小时网式足球训练。这对于队员基本功的提高确实有所帮助。

  另外,约瑟夫也要求中国队要多打比赛。在当时,一周之内,中国队至少要进行2场比赛。一年半内,中国队打了83场比赛。这段时间,中国队的水平有了非常大的提升,真正成为了一支会比赛的球队。当时的中国媒体称,他们取得了“划时代的进步”。

  通过约瑟夫的调教,国足先是能够赢下匈牙利三级联赛的球队,之后逐步达到了欧洲甲级球队的水平。在打法上,国足队员之前就是开大脚,而约瑟夫教会了中国球员们三角短传,进行地面配合。技术风格上,强调稳、准、巧、低、快、智,不要轻易丢球。阵型上,他把匈牙利足球经典的424阵型传授给了中国队。

  后来在中国队回国后,访问印度,赢得了一场8-1的大胜。张俊秀说:“这8个球不是射进去的,都是传进去的,如入无人之境。”

  中国队取得了巨大提升,本应在世界舞台上大展身手。但在1956年的墨尔本奥运会上,却发生了让人不愿看到的一幕。

  1956年11月4日,中国奥运代表团抵达墨尔本之后惊讶地发现,台湾方面的代表团已于先期到达,并且升起了台湾方面的旗帜。中国代表团向奥委会提出抗议,但问题没有得到解决。这样的情况下,中国代表团不可能再升起自己的旗帜,制造出“两个中国”。

  两天之后,中国奥委会正式宣布,不参加本届奥运会。所有运动员,改在广州、武汉和上海打表演赛。国足打完了这三地的巡回赛,中国足球也自此长时间告别了奥运赛场。而既然失去了参加奥运的机会,约瑟夫也结束了执教中国国家队的生涯,短暂的合作到此终止。

  约瑟夫之后,本土教练戴麟经接过了中国队的教鞭。1957年,他带队征战瑞典世界杯的预选赛,这也是国足历史上第一次冲击世界杯。国足两回合对印尼一胜一负,在中立场地踢附加赛又打成0-0。按照当时的规则,这个时候再算总比分,中国队少一个进球,被淘汰出局。

  而在这次冲击之后,由于国际足联允许台湾方面以国家名义参赛,中国队退出了国际足联以示抗议。自此以后,国足就长期与世界杯预选赛无缘。直到1979年,国足才恢复了在国际足联的合法地位。而带领中国队首次冲击世界杯的戴麟经教练,后来在文革中与自己的妻子一起受到了迫害,双双自尽,非常凄惨。

  约瑟夫结束了国足的执教生涯,中国队也回国了,但约瑟夫和中国足球的缘分没有结束。他被中国国家体委聘为技术顾问,直到1957年10月。后来,约瑟夫移居到了西德。1978年,约瑟夫曾经的弟子年维泗做教练时带队去西德,还专门找到了约瑟夫,和他相聚了一周时间。1980年,约瑟夫逝世于西德。

  2013年6月,当年去匈牙利留过学的张俊秀、张水浩时隔59年后,应邀重游匈牙利。当时,匈牙利方面让他们依然住在59年前的宾馆。两位老人重回故地,感慨万千。

  在故地,他们也遇到了故人。当年匈牙利最好的门将格罗斯基,曾经指导过张俊秀的训练。如今他已经87岁了,身体也不好,但依旧和张俊秀见了面,场面非常感人。当年的格罗斯基是世界级球星,但一点也没有架子,给予中国球员非常大的帮助。张俊秀一直珍藏着59年前的合影,而这次,两人又拍下了一张照片。

  沧海桑田,五六十年之后,中国足球和匈牙利足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但对于当年那一代人来说,中匈足球人之间兄弟般的情谊,是他们一直难以忘记的。无论约瑟夫还是格罗斯基,都在中国足球的历史上留下了印记。历史促成了这次奇妙的合作,而同样是历史,让这次合作仅仅维持了一年半的时间。对于中国足球来说,除去健力宝青年队在巴西留学,我们还必须记得,新中国球员第一次走出国门,学习先进的足球理念,是在当年的匈牙利。

F